中南民族大学5016第四食堂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会员
查看: 8915|回复: 35

[原创]武汉,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平安夜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983

帖子

1184

积分

精灵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1184
发表于 2004-12-30 04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<font size="3">不止一次地在公交车上看到这样的女孩:穿一件宽大的黑色羽绒服,蓝色的围巾,牛仔裤,休闲鞋。孤独地坐在车尾寂寞的角落,趴在车窗前,额角贴住玻璃,望着车窗外,这座被雨打湿的城市。<br/>安宁的喧嚣,在车窗外渐行渐远。城市一点点模糊了原本清晰的轮廓,只剩下迷离的红绿灯在细雨中闪烁。每一个路口都有无数疲惫的身影匆匆穿行。灵动的雨丝扭动着纤细的腰枝,缠绵于天地间。行人头顶七色的雨伞是雨中绽放的盛大的烟花。<br/>一花一菩提,一沙一世界。<br/>她在车窗前看风景,别人在风景里看她,她便也成了一道动人的风景。<br/>武汉,今年的冬天特别冷。原本很好的晴天,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弄得很狼狈。犹如唇角的微笑,无理由地僵在那里。<br/><br/><br/>这是2004的第一场雪,发生在12月23日,圣诞前夕的前夕的前夕。<br/>广西来的孩子说,终于见到了平生亲见的第一场雪,纤细素净、一尘不染,那是一种幻美的感觉。<br/>我打开群,看到里面有杀手和偏北的聊天记录。<br/>杀手:这是2004年的第一场雪啊,想作首诗。<br/>偏北:我爱雪,我爱于是便有了雪。<br/>我爱光,我爱于是便有了光。《梁祝》的小提琴旋律戛然而止,四个纤瘦的女孩子站在舞台中央,清一色月亮化石的黑T恤,清脆明朗的声音犹如半夜被微风吹动的风铃:我爱光,我爱于是便有了光。<br/>专场的照片终于传上来了,黑乎乎的,有点看不清楚,却很可爱。上面录着偏北为月亮化石写的大段的台词:我爱光,我爱于是便有了光……<br/>可是我也爱光。也会和别的人一样,在晴朗的冬日的午后,站在暖暖的阳光下,仰起脸,让如风的光线亲吻我的双颊。<br/>可是,为什么我爱,还是得不到阳光?<br/><br/><br/>下雪的时候, 我正坐在教室里上概率。原本安宁的教室突然喧闹起来,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窗外——下雪了!<br/>我也抬起头,真的下雪了,漫天的雪花就在窗外轻盈地飘舞,艳丽而又苍凉。<br/>“看黑板啊!”概率老太握着粉笔在黑板上拼命敲,那声音出奇地空洞。<br/>我回头向黑板望去,上面有陌生的希腊字母和大串的方程公式。我看不懂!手上的冻疮在隐隐作痛。其实此时,黑板上这些千姿百态的数学公式,和窗外漫天的大雪一样。于我,毫无意义。<br/>寝室里很少有人去上课。偶尔,我会独自去上课,千里迢迢地从19栋走去11号楼,沿着南湖孤独地行走,彻底地领会,什么是寂寞。有时我和她们一起逃课,上网或者泡图书城。<br/>我想这就是堕落吧,从不去签到,从来不学习,一个寝室的堕落。看到隔壁寝室的睁大了惊奇的双眼,我们一起纵声大笑。二十一岁,在很多人眼里,应该不再是一个玩叛逆的年龄,但是我喜欢这个寝室。因为心还没有长大。<br/>堕落,其实是一个让人害怕而又心醉的名词。酒吧,暧昧的光线,晃动杯底的红酒,芳香浓烈;迪厅,疯狂地扭动年轻的身体,一直到天亮。<br/>对于不同的人来说,堕落有着它不同的底线。<br/><br/><br/>晚上,躺在被窝里很无聊,便随手披件棉袄,出去抽烟。<br/>出去之前,接到妹妹发来的短信。妹妹没有手机,每次要发短信,还得拜托她的室友。我低着头,仔细看那条短信:虚应诺,明月何灼灼,长夜不得眠,想闻散唤声,虚应空中诺。真没想到,直到现在,她还惦记着这个典故不明的虚应诺。<br/>过道里的风很大,冷风灌进领口,只有靠近烟头的指间残留些许温存。听见外面广播在响,读一篇论坛上不知是谁写的帖子。不喜欢主持人的声音,深沉得有些做作,却被轻风送来的文字感动:春天看南湖里的红鲤鱼,人在岸上鱼在水中,不知是人逗鱼,还是鱼逗人。<br/>可是臭气冲天的南湖,现在哪里还有什么红鲤鱼呢?<br/><br/><br/>QQ里的虚应诺,论坛上的江城老狗,一雅一俗,却都是某种极致。好久不见老狗其人,现实中也是网上。只是在我一个很久以前的帖子下面,发现了他的跟贴,内容如下:冷月本非池中物,一遇月亮就化凤。月亮,指代月亮化石。其实,我在月亮化石混得并不好,但他这么说让我觉得有趣,我望着这句话,笑了很久。想起从前,暑假里无所事事的日子里,每天在论坛里游荡,疯狂地灌水。<br/>江城老狗,保持着他一贯的风格,睿智而又幽默。只是论坛,仿佛有了太多的改变。在5016上偶然发现了一个人和他很相象,就像他自称老狗一样,那个人自称单细胞动物,希腊神话里的复活骑士,5016上永远的夜阳BBY。<br/>“mm在干嘛?”听见有人在叫我,我转过身去。只见小M推开门,探出半截身子。长长的头发垂下来,散落在肩头;白皙的脸庞在灯下显得很模糊,看不清楚。<br/>“在做什么,看雪吗?”她一笑,满地阳光,整个冬天的积雪都会因此融化。<br/>小M,我美丽的室友。<br/>“没什么”我晃晃指间的烟头:“抽根烟。”<br/><br/><br/>还记得一年前,第一次见到小M。那时的她还只是一个清汤挂面的小女生:脑后低低地拖着根马尾巴,简单的小T恤,及膝的牛仔裙。<br/>想家,半夜突然说一些莫名其妙的梦话,把全寝室都吵醒。<br/>打电话,每天都要给妈妈打一个电话, 提着话筒,说着说着就哭起来,难过得像一个孩子。<br/>其实,在这个寝室里,有最多回忆可以分享的就是小M,因为T和Y都有太多属于自己的事情要做:一个沉迷网络,一个沉迷言情。只有小M,是那种有大把时间却没有特别的兴趣爱好的女孩。<br/>她和所有天生丽质的女孩子一样,漂亮、爱打扮,会花费很多时间去逛街,花很多钱去买衣服。<br/>虽然有时我也会感到隐约的疲惫,生活太过现实,必然陷入平庸。但是,我无从选择。<br/><br/><br/>记得班上那个从福建来的小男生。有一次上数学课的时候,特意坐在我的身边,用他那生硬的广东普通话问我:你觉得,我们班上哪个女生最漂亮?<br/>我当时没有留神,只是随便说了一个女生的名字。谁知他听了,不满地向我纠正,结结巴巴地说:不对吧,我们寝室的一致认为,小M。<br/>我的心头一颤,回头看到小M正坐在教室的角落里,一缕细碎的头发在额前散落。低低的领口上,露着一截白皙的脖颈。<br/>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以前,小M的美丽就已经像夜晚熠熠发光的宝珠一样,在许多男生的心头留下一道烙记,挥之不去了。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<br/>所以后来,当她正式地把那个高她半个脑袋的男生介绍给我们的时候,也就没什么可惊讶的了。<br/>小M,我美丽的室友。<br/><br/><br/>那是一个万物苏醒的春天,骚动的季节。连绵的阴雨,潮湿的五.一长假。我坐上呼啸的火车,往返于武汉和遥远的江南。而她和她的他,就在这潮湿的天气里,大别山的旅途中,相识了。<br/>我曾无数次地在梦中幻想,一段落雨的旅途,一座地老天荒的大别山,结下的情缘,会是何等的浪漫。<br/>“小M长得不错,”妈妈不止一次地像这样夸她,然后再半真半假地说:“以后我来帮她介绍,帮她找个江南的。”言语中,仿佛江南是个遍地黄金的风水宝地,男人也必是镀过金的,而小M的家乡内蒙,不过是个寸草不生的蛮荒之地。<br/>只是可惜,妈妈这份闲心真是白操了。<br/>我在迷蒙的烟雾后面,望着眼前美丽的小M。她再不是以前那个清汤挂面的小女生了。如今,她就像秋日里的紫葡萄一样,成熟而又妩媚。<br/><br/><br/>记不请去年的圣诞,我和小M背着书包,沿着南湖疾步行走,只为早早地去自习室占个好位置。<br/>记不清放假的当天,T和Y都收拾了行李,早早离开。小M哽咽着说她晾在门外的裤子被人偷了,拉着我,在鲁巷转了整整一下午。<br/>再没有人陪我去自习室,背着书包走过寂寞的南湖。<br/>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平安夜。从图书馆通往纺院的那条路上,天空飘起了细小的雪花,我,还是孤零零的,一个人;我,还是不得不忍受孤独、忍受寂寞。但是我依然相信,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平安夜。<br/>路旁的小吃摊都还没有撤去,摊主不约而同地竖起领口,瑟缩着肩膀。网吧里的空气浑浊而又和暖,我不停地抽烟,默默地看着那道透明的门帘,被无数双不同的手掀开,那些夜间出现的少年,就像这座城市的孤魂野鬼。<br/>毫无根据地臆测着小M的幸福生活:挽住老公的胳臂,逛遍街头每一个灯火通明的商店,。剥一粒板栗,亲昵地放进情人的嘴里。<br/>我知道,对于孤独,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感受。只是爱情,到底相当于白分之几的救赎?<br/><br/><br/>这是2004年的第一场雪,其实,它应该落在平安夜的。可惜不是,它仿佛等不及了一样,早早地在圣诞前夕的前夕的前夕发生了。<br/>我抽完烟,推门进去。小M正站在窗前,窗户洞开,窗外,一片浓黑的夜。我知道,那个他又来了。我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机,听到她们的对话。静夜里,小M的声音跌落在半空中,悠远而空阔。<br/>——天太黑了,我看不清楚。<br/>——我就在楼下。<br/>——快回去吧!……快回去吧!……好冷……等等!你带伞了吗?<br/>——没有!<br/>——你等着,我给你送去。<br/>小M快步走回来,打开衣橱,拿件棉袄穿上。她低头扣扣子的时候,我注意到她纤细的手指上,一枚光滑的玉石戒指。<br/>她抬起的双眼碰上我比直的目光,迅速低垂,不知是自语还是感叹道:好浪漫哦!<br/>好浪漫哦,光滑的玉石戒指……<br/><br/>我把手机放在手中,漫不经心的把玩。妹妹一直没有手机。记得她们都问过我:你妹妹为什么不和你一样,买一个手机?<br/>我也不知道。<br/>但是,这学期她终于为自己买了一部小灵通。那天她兴奋地打电话给我说:知道吗?现在小灵通可以和移动互发短信了,也就是说我可以给你发短信了。然后,她给我发了晚上的短信,而我一条也没收到。再然后,接到她无比沮丧的电话:看来,还是不行。<br/><br/><br/>现在,仿佛真的是很少会记起来给妹妹打电话了。夜行的火车在旷野呼啸而过,北风吹起一地沙尘。<br/>记得那天我久久地举着话筒,电话的两头,彼此都感到难堪的沉默。后来,她突然说:我想我和你,我们已经不一样了;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了。<br/>我的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双胞胎妹妹,妈妈的一双孪生女儿。<br/>如今,一个在苏州,一个在武汉。可谓天各一方。<br/>双胞胎,就是说,注定了要从一出生就彼此缠绵在一起了。我们早已习惯了彼此,如同习惯了周围的空气一样自然。<br/>“我们已经不一样了!”我无言以对。<br/>总有一天,我一样会慢慢习惯,妹妹不在身边的日子。到了那时,我想我会习惯寂寞。<br/><br/><br/>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平安夜。我试着拾起那些记忆的碎片。<br/>“你妹妹叫你去上网。”那天天在下雨,她却催我催得很急。<br/>在图书馆排了很长时间的队,坐到电脑前裕?丫?砹苏??桓鲂∈薄?br&gt;——你来了?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?<br/>哦,怎么会呢?我望着妹妹在QQ上的名字,玉纸蓝鹤;头像,白色的小猫。<br/>——你还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起过的丁老师吗?<br/>——很不幸,你的妹妹爱上他了,可他都快46了!<br/>哦,怎么会呢?我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我只是微微地惊讶,但是,那仿佛是很遥远的惊讶,因为连这惊讶也已经恍若隔世了。<br/><br/><br/>“我们已经不一样了。”是不是真的呢?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孪生妹妹。<br/>那天聊得不愉快,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做写什么。<br/>“算了,我把我写的帖子发给你吧。”她最后这样讪讪地说。<br/>她的帖子,题目是《忽然爱情》,我看了,很感动。决定贴到食堂里去,结果却很糟糕,跟贴的人少极了。<br/>忽然间很灰心,不打算把这个愚蠢的举动告诉她。<br/><br/><br/>你有朋友吗?曾被人这样突兀地问过。<br/>我一时语塞,沉默地垂下头。究竟怎样的人才会被这样的问题深深地困绕?孤僻自私,顾影自怜?<br/>我看着这个世界,仿佛它从来都不曾属于过我。我看着这个世界,就像双手插在裤兜里,看着商店玻璃橱窗里精美绝伦的商品;一伸手,就会碰到一层厚厚的玻璃。<br/>你有朋友吗?我起身,不经意间碰翻了桌边的酒瓶,一地的玻璃碎片。<br/>你有朋友吗?我转身,也化做桌边的一只酒瓶,被人不经意碰翻在地,粉身碎骨。<br/>也许,我可以说,至少我有一个妹妹。<br/>“我们已经不一样了!”我无言以对。<br/>于是,我真的空虚匮乏、一无所有。<br/><br/><br/>我讨厌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,刮痛我脆弱敏感的神经。<br/>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平安夜。天空飘舞着细小的雪花<br/>安宁的喧嚣,在车窗外渐行渐远。<br/>车到站了,终点站。<br/>你为什么还不下车?这是终点站了!<br/>她坐在角落里,穿一件宽大的黑色羽绒服,蓝色的围巾,牛仔裤,休闲鞋。<br/>你为什么还不下车?这是终点站了!<br/>她转过头来看我,她的脸就是我的样子。<br/>拥挤的城市,无数个终点站。可是我还在寻找啊,寻找啊,找一个真正车站,安全而又和暖,那是我终于可以停靠的港湾……</font><br/><br/><br/><br/><br/><br/><font color="#ff0000">小狐狸评分:<br/>金钱 500<br/>经验 100<br/>魅力 3<br/>时间2004-12-30 10:58:15]如果你非要抽烟才愿意写东西,那就跟我来要吧!</font>
你和朋友们倒下的时候 雨还在下 我看见一滴雨水与另一滴雨水 在电线上追逐

0

主题

306

帖子

306

积分

大精灵

Rank: 2Rank: 2

积分
306
发表于 2004-12-30 04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一的妹妹吧  <br>什么事越简单越好啦 多认识几个朋友 网络上的也可以 只要能开心点<br>寂寞无罪,孤独有罪。<br>希望你千万别孤独,没事找着做吧!<br><br><br><br><br>[此帖子已被 心随我动 在 2004-12-30 4:36:40 编辑过]
Take me to your heart,take me to your sour!

0

主题

983

帖子

1184

积分

精灵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1184
 楼主| 发表于 2004-12-30 05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kao<br>我就算不老<br>也不至于被人误以为是大一的吧!
你和朋友们倒下的时候 雨还在下 我看见一滴雨水与另一滴雨水 在电线上追逐

0

主题

358

帖子

358

积分

大精灵

Rank: 2Rank: 2

积分
358
发表于 2004-12-30 09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忽然想念妹妹了,小我几岁,有时却成熟的可以为我挡下一切的风雨.总觉得我这个姐姐做的不成样子,常常比不上她. 笑~<br><br>平安夜的晚上,她给我发短信,说,在玩吗?我说,没呢,在电脑前上网,你快点来上网啦.然后她上线,并着妈妈.说,姐姐,怎么三年了,你都没长进呢,还是在寝室.仍旧拼命打击我.最后要下线睡觉的时候,她说,姐姐,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你这个傻傻的..<br><br>当我们两手空空的时候,并不是一无所有的.我坚信.<br>
我知道。把脚走成泥土。把心爱成荒漠。把泪流成江河。把眼望成顽石。把身体立成苍山。你一样。不会爱上我。可是。怎么办。我还是爱上了你。

0

主题

13

帖子

13

积分

宝宝

Rank: 1

积分
13
发表于 2004-12-30 10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别山。。。。。

0

主题

4323

帖子

4323

积分

大天使
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
积分
4323
发表于 2004-12-30 11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2楼的同学,19栋住的是大二的好不[em54] <br>看完本文有两个感觉:<br>1.很久没出校门了,这学期还没去外面逛过街,失败~<br>2.孪生姐妹,好奇妙的感觉哇~可惜我没有,下辈子希望我能遇上一个<br>PS:我没烟,我也写不出东西,住这栋楼的都是穷鬼,连烟都买不起,更别说有人送烟了
喜欢说漂亮话的都回帖了,不愿与现实妥协的都潜水

0

主题

417

帖子

417

积分

大精灵

Rank: 2Rank: 2

积分
417
发表于 2004-12-30 1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冷月倾城 出手倾坛<br>感动ING,每个人都不必那么落寞的,开心和寂寞,一念之间<br>板凳先。。。
你有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 被时间锁起来了 你找啊找 寻找那相配的钥匙 可是就是找不到 后来你发现 被时间锁住的东西 还是要等时间来打开

0

主题

396

帖子

396

积分

大精灵

Rank: 2Rank: 2

积分
396
发表于 2004-12-30 12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昨天晚上没熄灯吗?

0

主题

1万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贵宾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Rank: 10Rank: 10Rank: 10Rank: 10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积分
13155

杰出贡献勋章

发表于 2004-12-30 12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来履行我的承诺,但是昨天晚上却背弃了一个承诺,说声对不起吧<br><br>生活在不同世界的妹妹,依然是你的妹妹,她的世界也有平安夜,她也一样在为你祝福,只是<br><br>人……总是不一样的<br><br>ps:再说一次哦,人是不一样的,像,但……不是!少通宵,烟……是浮云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该用户已被删除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

主题

2万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英雄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Rank: 12Rank: 12Rank: 12Rank: 12Rank: 12Rank: 12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积分
22614
发表于 2004-12-30 1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的几篇文章我都很喜欢~<br><br>很早就开始关注楼主了~~<br><br>
没有什么是值得记住的。 也没有什么是我们真正能记住的。 很多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。 什么都不曾改变。 就这样,忘记了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中南民族大学5016第四食堂论坛

GMT+8, 2017-10-19 02:23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